最新推荐
  • 南岳禅院三世佛圣像安座法会功德圆满

    南岳禅院三世佛圣像安座法会功德圆满“诸佛生欢喜,龙天降吉祥”,2018年6月26日四川邛崃南岳禅院圆满举行三世佛安座法会。是日人潮涌动,梵音高唱,甘露遍洒,四方佛子,十方善信,见圣像以增福慧,同沾法喜,共浴佛恩。 详细>>

  • 邛崃市南岳禅院开放认捐佛前栏杆、哼哈二将 石狮等,殊胜之举,众生皆喜!

    邛崃市南岳禅院开放认捐佛前栏杆、哼哈二将 石狮等,殊胜之举,众生皆喜!南岳禅院的各项工作步入正轨后,普悟法师又为寺院未来发展辛苦筹谋,南岳禅院自动工以来,由于寺院经费来源缺乏、资金短缺,造成后继工程无法跟上,尤其是为了善心安全的栏杆,师父及弟子善信无不着急。在此,恳祈各单位、各方信众,大发慈悲,为了自己及家人和他人的福德,鼎力相助,伸出援助之手。 详细>>

  • 南岳禅院三世佛贴金缘起

    南岳禅院三世佛贴金缘起南岳禅院三世佛佛像贴金工程正在筹划当中。此稀有盛缘是种植善根,培植福德之大好机会,所谓「三宝门中福好修,一文施舍万文收,不信但看梁武帝,曾施一笠管山河。」经中亦记载:「若人发心布施造佛塔庙,将获身相端严、不堕贫贱、福智圆满等殊胜功德。」 详细>>

广告位
  •  张川云(释普悟法师俗名) 户名: 张川云(释普悟法师俗名) 账号:nanyuechanyuan@163.com 开户行:支付宝
  •  张川云(释普悟法师俗名) 户名: 张川云(释普悟法师俗名) 账号:6217253100010500938 开户行:中国银行邛崃东星大道支行
  •  张川云(释普悟法师俗名) 户名: 张川云(释普悟法师俗名) 账号:6228480468880197974 开户行:四川农行邛崃支行营业部
其它法师 首页 > 其它法师

菩提心浅探(释明坤)

整理:南岳禅院 来源: 日期:2013-04-09 点击:

菩提心浅探

编辑:释明坤
来源:闽南佛学

  内容提要:菩提心是大乘佛法的根本,本文以激发行者的菩提心为目的,尝试说明菩提心独特的自性、行相及所缘,认为只有先对此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再进一步把握发心的因、缘、力,才能发起真正的菩提心。然后,以菩提心的特征来检校发心的纯正程度,唯有如此,才能精确把握发心的内涵。并在此基础上,深刻地认识菩提心是大乘佛法的根本,先发菩提心,后证悟空性,是大乘行者正确的修行途径。最后,劝行者切实地依宗喀巴大师所说的七支因果修习,以期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

  关 键 词:菩提心  大乘  空性慧  七因果

  作者简介:闽南佛学院华严宗专业研究生。

  《菩提道次第略论释》(以下简称《略论释》)中载,阿底峡尊者对请求教授者曰:“舍世间心,修菩提心,此外无余。”1可见,菩提心为尊者教授之心要。《佛说佛名经》中,舍利弗也曾悲泣流泪白佛言:“希有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不得成佛。”2于此不难发现,菩提心为大乘道之入门、佛法之命脉、三藏十二部经典之扼要。发菩提心是大乘行者修行的始基,它在行者的修行过程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本文以激发行者的菩提心为目的,就菩提心之定义、重要性及其修法略作阐述。

  一、何为菩提心

  菩提心,梵语Bodhi-citta,全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菩提,新译为正觉,故一般云求正觉之心为菩提心。不同的经论,往往以不同的方式诠释菩提心。《大智度论》卷四十一载:“菩萨初发心,缘无上道。我当作佛,是名菩提心。”3

  这是以表诠的方法说明菩萨自誓成佛之心为菩提心。同时它也名殊胜广大心,佛在答善现何为菩萨摩诃萨殊胜广大心时云:若菩萨摩诃萨生如是心:我应从初发心乃至证得无上正等菩提,于其中间誓当不起贪欲心、?恚心、愚痴心、忿心恨心、覆心恼心、诳心谄心、嫉心悭心、骄心害心、见慢等心、亦复不起趣向声闻独觉地心。善现,如是名为菩萨摩诃萨殊胜广大心。4

  这是以遮遣的方法来说明菩提心别于世间心,故云殊胜,同时别于二乘心,故云广大。从发心至成佛,自誓不起一念世间心和二乘心即为菩提心。经典中对菩提心有许多不同的诠释,但通常以“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为菩提心最准确、最普遍的定义。

  (一)菩提心的自性、行相及所缘
  菩提心为佛种之不共因,但有菩提心,即入大乘种姓。它在《菩提道次第》上士道的修习中占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中下士道都可看成是它的前行,整部《道次第》从某一方面来讲,可以说是在教导行者生起菩提心。《华严经初发心功德品》(以下简称《初发心品》)中也曾说:“欲知一切诸佛法,宜应速发菩提心。此心功德中最胜,必得如来无碍智 。”5发了菩提心才能了知一切佛法,方能证得如来无碍智。而要修习菩提心,首先要了解菩提心,欲了解菩提心,就要剖析菩提心的自相、行相及所缘。

  《瑜伽师地论》之《本地分中菩萨地第十五初持瑜伽处发心品》对菩提心的自性作了非常精细的阐述。论云:“复次菩萨最初发心于诸菩萨所有正愿,是初正愿,普能摄受其余正愿。是故发心以初正愿为其自性。”6菩提心是“初正愿”,言“初”,以其为菩萨一切正愿之始,能摄一切正愿;言“正”,以简别于不正愿及世间愿;言“愿”,以此心本质是一种强烈的愿望。故菩提心之自相是菩萨最初希望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愿心”。

  《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中以行愿、胜义和三摩地三门,分别说明菩提心之行相。论中云:“所以求菩提者,发菩提心,修菩提行。既发如是心已,须知菩提心之行相。其行相者,三门分别。诸佛菩萨,昔在因地,发是心已,胜义、行愿、三摩地为戒 。”7初行愿谓,修习之人,常怀如是心:“我当利益安乐无余有情界,观十方含识犹如己身。”8因了一切有情皆含如来藏性,故不以二乘法济度,而悉令安住无上菩提,以大悲心随众生所求而尽予之,乃至生命亦不爱惜,方便引导令入佛道。胜义谓“观一切法无自性”。因迷途之法无一不从妄想而生,辗转而成无量烦恼,乃至轮回六趣。若觉悟已,妄想止除,则种种法灭,故云法无自性。三摩地者,谓“真言行人如是观已,云何能证无上菩提?当知法尔应住普贤大菩提心。”9唯有住于普贤大菩提心方能证得无上菩提。可见此论中菩提心的行相非常丰满,它包括了世俗菩提心(行愿)、胜义菩提心(胜义)及密乘菩萨行(三摩地),不同于《瑜伽师地论》中只以“希求”来界定菩提心之行相。

  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是菩萨追求的目标,菩萨缘此目标而发心,故佛果功德和一切众生是菩提心的所缘境。《华严经初发心功德品》中法慧菩萨对菩萨发心的所缘境作了详尽的阐述:

  (菩萨)为令如来种性不断故,为充遍一切世界故,为度脱一切世界众生故,为悉知一切世界成坏故,为悉知一切世界中众生垢净故,为悉知一切世界自性清净故,为悉知一切众生心乐烦恼习气故,为悉知一切众生死此生彼故,为悉知一切众生诸根方便故,为悉知一切众生心行故,为悉知一切众生三世智故,为悉知一切佛境界平等故,发于无上菩提之心。10

  前三者是总说。“令如来种性不断”说明菩提心所缘为佛果而非小果,“充遍一切世界”喻菩提心所缘之处所无限,“度脱一切世界众生”说明所对众生无限。故广义地说,如来的一切功德都是菩提心的所缘境;而从狭义方面来理解此文,菩提心之所缘境为佛之十力。因为知成坏垢净自性即佛的业报智,明心乐为种种解智,了烦恼即漏尽智,知众生生死是天眼智,明诸根乃根胜劣智,了方便为禅解脱三昧智,知一切佛境界平等是一切至处道智,懂众生心行即种种界智,知三世智为宿命智,令如来种性不断,充遍一切世界和度脱一切世界众生,成就处非处智。菩萨缘佛之十力而发心,最终成就佛之十力。从广义方面来理解:“菩提心是十力本,亦为四辩无畏本。十八不共亦复然,莫不皆从发心得。”11上文只是以佛的十力来代表佛果功德,然华严见下的十力,不仅是佛果的代表,当下即是佛果的全体。故其上求之所缘境实为大菩提果。

  然而,一个不可忽略的关键在于,佛的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及一切佛的功德,无一不是度生的能力。如《菩提道次第略论释》中所云:“诸佛最初发菩提心,专为有情而发,中间修一切难行苦行,亦无非为有情而行,最后所得之果,自亦不能离开有情。”12

  可以说佛是为了度众生而求菩提果,绝非为求菩提果而度众生,上求是为了更好的下化。下化的所缘境为“一切世界众生”,《菩提道次第略论释》“受菩提心仪轨文”云:“诸未度有情为令得度,诸未解脱为令解脱,诸未出苦为令出苦,诸未遍入涅?为令遍入涅?。”13此中,将有情分为四类:(1)未度有情,指八地以上的菩萨,烦恼障已断,微细所知障未断,当发心令得二障净尽菩提;(2)未解脱者,不问大小乘,指在加行道中,已断恶趣而未断生死之有情;(3)未安者,指未出恶趣者;(4)未得涅?者,谓凡夫住有,二乘住寂,惟佛无住。故未得无住涅?者,令得无住涅?。可见,发菩提心度一切众生,此中的“众生”下含恶趣众生,上至未成佛之大菩萨,并非片面地仅为六道众生,而是包括了二乘圣人及菩萨,其实质是指未成佛的任何有情。从上求下化可知菩提心之所缘境圆满融摄了一切。

  (二)菩提心的特征
  济群法师在《认识菩提心》一文中,首先提出了菩提心的特征为平等、无限、无我、无所得、利他和觉悟,认为正确认识菩提心的特征,有利于审视所发之心是否为菩提心,发心是否真正到位。首先,平等是菩提心的第一个特征。《初发心品》云:

  (菩萨)为了知十方世界故发菩提心。所谓,欲了知妙世界即是粗世界,粗世界即是妙世界;仰世界即是覆世界,覆世界即是仰世界;小世界即是大世界,大世界即是小世界;广世界即是狭世界,狭世界即是广世界;一世界即是不可说世界,不可说世界即是一世界;不可说世界入一世界,一世界入不可说世界;秽世界即是净世界,净世界即是秽世界;欲知一毛端中,一切世界差别性,一切世界中,一毛端一体性;欲知一世界中,出生一切世界,欲知一切世界无体性。欲以一念心,尽知一切广大世界而无障碍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14

  认为妙与粗、仰与覆、小与大、广与狭、一与不可说、秽与净、一与一切都是平等的,菩萨为了知这一切世界的平等性,为尽知一切世界而发心。从时间讲:长劫短劫平等、无数劫一劫平等、有佛劫无佛劫平等、一佛劫不可说佛劫平等、有量劫无量劫平等、有尽劫无尽劫平等、不可说劫一念平等、非劫一切劫平等15。菩萨为了知一切世界劫尽无余故发心。就众生知解而言:认为一众生解、无数众生解平等;一切解、一解平等,菩萨为了知一切劫而发心。由此可见,菩提心的平等不仅表现在空间和时间上,而且还表现在众生的知解上。因此弥勒菩萨广赞菩提心的功德云:“菩提心者如须弥山,于诸众生心平等故。”16

  其次,菩提心的所缘境圆满融摄了一切的佛果功德,及包括等觉菩萨在内的一切未成佛的众生,其特点是非以有限为所缘,而以“一切”为所缘。即中经中所言,菩萨“欲以一念心,尽知一切广大世界而无障碍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17“为悉知,一切世界成坏劫尽无馀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18为了知一切众生解、根、欲、方便、心、业、烦恼而发心。故后偈云:“其心广大等法界,无依无变如虚空”19,认为菩提心如同法界般广大,“发心无碍无齐限,欲求其量不可得”20,菩提心量无有齐限。

  再次,菩提心虽广大无限量,但却以无我为其第三个特征,即如经中所云:“知空无相无真实,而行其心不懈退。”21菩萨虽了知空,了知无我,而菩提心不退,“了知一切空无我,慈念众生恒不舍”22,故菩提心虽具无我性,而菩萨却恒不舍弃众生。

  《金刚经》云:“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23。”菩萨即使度尽了一切众生,却从不认为有一众生为自己所度,故无所得为菩提心的第四个特征,即如《初发心功德》所云:“其心清净无所依,虽观深法而不取,如是思惟无量劫,于三世中无所著。” 于佛、众生、言语、世界,佛法等,不作分别妄想,善知无相,即使严净了一切国土,亦不生净分别,于杂染清净法皆不取著。24菩提心的实质为上求下化,上求佛道是为了更好地下化众生,是为了度化一切有情而求成佛,绝非为了成佛受乐而去度众生,故菩提心最明显的特征是利他性。菩萨“普发无边功德愿,悉与一切众生乐。尽未来际依愿行,常勤修习度众生。”25“与一切众生乐”是菩萨的愿,故菩萨常勤修习,尽未来际依此愿而行。“为令众生得出离,尽于后际普饶益,长时勤苦心无厌,乃至地狱亦安受。”为了众生得以出离苦海,菩萨在无尽的时间中,普遍饶益一切众生,经过恒沙劫,受种种折磨都不生疲厌之心,即使地狱之苦,也安然受之。

  最后,菩提为“觉”义,故菩提心也可称为“觉悟的心”,发菩提心即是发“求觉悟之心”。弥勒菩萨在入法界品中云:“菩提心者犹如龙珠,能消一切烦恼毒故。菩提心者如水清珠,能清一切烦恼浊故。”26认为发菩提心即能对治烦恼。何以故?因为“菩提心者如白?线,从本已来性清净故。”27无明心是杂染的,觉悟心是清净的,故清净心从另一方来说就是觉悟心,故能“于百千劫住欲界中,不为欲界过患所染,犹如法界性清净故 。”28故觉悟为菩提心的第五个特征。

  菩提心的五个特征就如五面镜子,依此可以检查行者的发心平等与否,广大与否,心有所得否,有夹杂私心否,纯粹否,这是行者发心的五项基本原则。

  (三)发心之因、缘、力

  菩提心的关键在于“发”,这是一个能动的过程,由于众生根性不同,发心的原因也不尽相同:或因自、或因他、或由顺境引诱、或为逆境激发。《略论释》将之归纳为四因:(一)种姓圆满;(二)善友摄受;(三)悲悯有情;(四)不厌生死。29种性圆满指行者本具佛性,一旦因缘成熟,自能激发菩提心;第二因中之“善友”指的是善知识,能引行者远离恶知识,不造诸恶,常修众善,能益菩提之道。若得善知识与其同住,则无事不办,就如《法华经?妙庄严王品》曰:“善知识者是大因缘,所谓化导令得见佛,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30故善知识的摄受是引发行人发菩提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第三因为大悲心,莲花戒于《广释菩提心论》中云:“所有最胜一切佛法,皆由悲心而为根本。”31菩提心为悲等流,悲心是菩提心之根本,由悲悯众生之生死苦,恒思救济而引发菩提心;同时,也只有对自处无量生死苦心不怖畏,愿代受众生之苦,为利益无量有情而发心恒住生死,方不同于二乘惧生死之苦而沉空滞寂,故不畏生死是发菩提心必不可少的原因之一。

  发心之缘亦有四,《略论释》云:(一)见诸佛菩萨神力,或闻其功德, 生起欲得而发;(二)由闻无上菩提法藏,生信解而发心;(三)见佛法衰微,欲法久住而发心;(四)见恶世人愚痴过重而发心。32行者亲见佛菩萨之不思议神变威力,或从善知识处得闻,由此见闻增上力的缘故,于大菩提深生信解,为得此而发心,乃发心之第一缘;或有一类因闻菩提法藏生信,由闻正法及深信之增上力故,对如来智生信,为得如来微妙智而发心。究其二缘,实为上求之心的所缘境。或见佛法欲灭,思若法久住,能灭无量有情生死大苦,以护持佛法、利益众生增上力故而发心,为发心之第三缘;或有一类不忍见浊恶世众生身心为烦恼之所恼乱而发心,愿恶世有情能随自发菩提愿。此二缘实质为下化之所缘境,故四缘中,前二者偏于自利,后二者偏于利他。四缘相资,一方面观佛果功德以对治自利满足之过失;另一方面观慈与悲以对治利他满足之过患,如是自他二利,性相具足方为圆满之发心。

  发心有四力:自力、他力、因力和加行力。自力,谓由自身力量而于无上菩提深生爱乐;他力者,由他人功德之引发而于无上菩提深生爱乐;因力是由于宿世以来修习大乘法,今一睹佛菩萨,或见神力、或遇正法、或暂得闻对三宝之称扬赞美即能发心;而若菩萨于现法中亲近善知识,听闻正法,修习种种善法,由加行而发心,谓加行力。若具自力、因力,或具此二力发心者,此菩提心坚固不退。若由他力、加行力,或总此二力发心者,此心易退。

  了解菩提心的自性、行相、所缘及特征,是为了更精确地理解菩提心,学习发心的因、缘、力,是为了更好地把握因缘。只要我们能多多亲近善友,依教奉行,听闻经教,勤加思惟,起大信心,欣乐佛果功德,观众生苦引生内在悲心,具足四力,定能发起坚固不退的菩提心。

  二、菩提心在大乘佛法中的重要性


  佛在许多经中皆告诫行人,纵遇舍命缘,勿舍菩提心。菩提心重于生命,缘于其为“佛种”,是成佛的根本、菩提道的第一步。若离此心修诸佛法,皆成魔业。故《略论释》云:“无论依经依教,主要皆在生起菩提心。”33

  (一)发心方入大乘
  《入菩萨行论》云:“刹那发心后,虽困生死狱,亦应称佛子。”34菩提心是取得大乘菩萨资格的唯一标准,是菩萨与二乘、凡夫的最本质区别。随发此心,纵然身尚为生死之中的凡夫,即为入大乘之门,堪称菩萨。《初发心功德品》就明确指出,发心者“即与三世诸佛体性平等35”;失此者,纵有证空功德,也失菩萨名,不名大乘人。故昔宗大师问弟子:“修之起首,应依何法时?”其弟子罗桑树却吉降泽答云:“首在发菩提心,否则所修大乘法,亦变为世间法矣!”36

  大乘分波罗蜜多乘和密乘,前者为因乘,后者为果乘,二者皆以菩提心为入门。何以二者均以此为入门?因法视修者的心量而定。就如《略论释》中所述:“非仅就所学之法为大乘,即是大乘,必其修法之补特伽罗能入大乘,始为大乘。”37因若以小心修大乘法,则大法也小。如行者仅为求个人解脱而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则纵以无量供具,供养无量世界诸佛如来及尔许世界所有众生,令三千大千世界有情皆成阿罗汉,其所得功德不及菩萨初发心功德百千分之一,所成就的也非菩提果,因其发心有限故。以求个人解脱为因,则最终成就不出于解脱果,因果不二。若行者已发菩提心,则随所修法,皆成大乘。以“菩提”为“觉”,菩提心是觉心,无相无所得,以平等利益一切有情为特征。若以此心修布施,则仅施一物,一切有情皆得利益,所有功德尽汇入菩提果中,此人“即与三世诸佛如来境界平等,即与三世诸佛如来功德平等。”38是故法无定法,关键在于行者之发心,发菩提心修波罗蜜多乘、密乘,此二者才真正成为大乘法。

  (二)菩提心与空性慧的关系

  《菩提道次第略论释》中云:“故诸具慧者,从最初时便入大乘,甚为应理。”39告诫行人不应如二乘,经佛劝请方入大乘,当从初发心即趣入大乘。二乘有证空之功德,为何宗大师还欲令行者以发菩提心为先?以空慧如母,为三乘共因,菩提心如父,为佛种之不共因。

  如《金刚经》中云:“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40“无为法”指空性,“贤圣”乃三乘圣人,缘何“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呢?以三乘同证空性,其所证之空于质上并无区别,仅因心量不同而所证之空有量上的大小之分。心量的差异缘于发心的不同,二乘发心有限,故所证空性亦有限量;菩萨发菩提心,此心周遍法界,量等尘沙,其所证之空亦不可齐限。故声缘纵有证空之功德,也不得入大乘数。是以若无菩提心,纵具空慧,不得为入大乘;而如未达空慧,已发菩提心,则“已与三世诸佛同等”41。当然,从究竟意义上来说,真入大乘,也不能离空慧。因菩提心有世俗和胜义之分,行者以发世俗菩提心为先,勤习六度万行,证得空性,以空慧为前导之菩提心方为胜义菩提心。胜义菩提心才能离四相,绝百非,真正做到度尽一切众生而不觉有众生为我所度,才真正是菩萨的境界。

  成佛须方便与智慧双具,方便缘世俗而修习,智慧缘胜义而修习,世俗之中以菩提心为主,胜义之中以空慧为主。唯菩提心与空性慧双运,以菩提心为方便故,不住寂灭边,不畏生死度众生;以空性慧为方便,遣住生死边,度众生而不为烦恼所缠缚。而在发心和证空二者之间,行者以先发菩提心为宜。因为若菩提心已生,则空慧易得。菩提心以上求下化为目标,此心也可说是责任感、使命感,它本身会产生一种强大的推动力,推动行者积极修习,自然而然易生空慧;而如先引发空慧,由证空者,有寂灭之乐,行人易贪住其境,难以引发菩提心。故菩提心与空性慧二者,以菩提心为主而建立大乘。

  三、发菩提心法

  藏传佛教中菩提心修法有二派,一为阿底峡尊者依月称《四百颂释》、月居士尊杂贡麦、莲花戒《修次》等所传之七因果法,二为依寂天菩萨依《华严经》所传之自他相换法。自他相换法之关键在于以进求自乐之心,与漠视他苦之心相换,其目的为舍我爱执修他爱执,不顾自乐而除他苦。个人认为自他相换修法起点高于七因果法,非大根器者难以上手。而七因果修法,阶梯性明显,由点到线,再到面,进而拓展为整个法界,更适合于末法时代之行者。以下主要从七重因果来谈发菩提心。

  (一)七因果之特点——知母为基点、悲心是关键
  七因果之生起次第决定,如《广论》中所述:“七因果者,谓圆满佛果从菩提心生,彼心从增上意乐生,意乐从大悲生,大悲从慈生,慈从报恩心生,报恩从念恩生,念恩从知母生。”42知母、念恩、报恩、慈四支为悲心之因,增上意乐与菩提心为悲心之果。故七因果以知母为起点,以悲心为关键,以引生菩提心为最终目标。佛教提倡报恩,父母恩为四恩之一,《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中说,若人左肩担父,右肩担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绕须弥山,经百千劫,血流没踝,犹不能报父母深恩。诚然,父母之恩言不能尽,但归纳起来不外乎是二种恩德:一者:托胎生产恩;二者:乳哺养育恩。《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报恩品》就如是描述母亲十月怀胎的痛苦:

  世间悲母孕其子,十月怀胎长受苦,于五欲乐情不着,随时饮食亦同然。昼夜常怀悲愍心,行住坐卧受诸苦,若正诞其胎藏子,如攒锋刃解肢节,迷惑东西不能辨,或因此难而命终,五亲眷属咸悲恼。43

  父母之于子女有养育之恩,而母亲则统括了以上二恩。故于父母二者中,佛教通常认为母恩甚于父恩。母恩是人所承受的最早、最直接的、也是最深重的恩德,念母报恩是世人最易接受、也最易生起的一份感情。宗大师以“知母”为七因果之起点,含有强烈的情感因素,为菩提心的最终生起找到了一个坚实可靠的基点。《大丈夫论》云:“菩萨悲心唯有一事所逼迫,常为他事苦来逼迫,更无余事。”44见众生内为贪?痴三毒所害,外为八苦逼迫,心生不忍,欲拔其苦即为悲心。《华严经入不思议境界普贤行愿品》中说:
  诸佛如来以大悲心而为体故。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觉。譬如旷野沙碛之中有大树王,若根得水,枝叶华果悉皆繁茂。生死旷野菩提树王亦复如是。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45

  由此段经文可知,悲为菩提心的根本,是菩提心之所依,菩提心源于悲心,为悲等流,悲心若断,菩提心即断。以悲心扰动行者,使心生不忍,思拔众生之苦,是引发菩提心的前提;其次,菩萨行也是以悲心为首而履践。如《正摄法经》云:“世尊!菩萨不须学习多法。世尊!菩萨若能善受、善达法,一切佛法皆在其手。一法云何?所谓大悲……世尊!如是大悲,若在菩提余法亦当生起。”46仅一次发心,见有情无量,行为暴戾,刚强难调,若悲心薄弱,则易生怯弱而退入小乘。只有悲心强烈,在它的推动下方能数数发心,渐令增长,才能利他而不厌。既得佛位,也以大悲故,不住寂灭,长住世间利益众生。故悲心能引发菩提心,激励菩萨行,如同菩提心之命根。宗大师以其为七因果之关键,与《普贤行愿品》中“因于大悲生菩提心”的意义一脉相承。

  (二)正修
  七因果以下士道之“依师择师”与“修暇满人身难得”,及中士道之“观轮回苦”和“怨亲不定”为基础,它的修习分三个步骤:首须修求利他之心;次修求菩提之心;最后所得果即为菩提心。

  发心首先须具足求菩提心,其次当具足利他之心。菩提心的根本是为一切众生离苦得乐,欲使此心真实生起,无有偏袒,当先修平等舍心。先缘一位与自不远亦不近的普通有情,使自己无爱也无恨;次缘亲友,观想无始以来轮回六道,今世亲人或为前生怨敌,如此熄灭心中的贪执之心;再次缘怨敌,思于无量生死之中,怨亲不定,此世怨敌或为宿世亲人。如是对怨亲不生贪?,心得平等;最后观一切有情无不欣乐厌苦,无不曾作过自己父母,故不应爱恨,当平等饶益。如是修平等舍心后所生之慈心以无贪为性,它是修知母、念恩、报恩的基础。

  修知母,应首观吾人无始以来生死流转,所得生命无量,故母亦无量,一切有情无不曾作过我父母,也无不于将来当为我父母。次于现世母亲像前作如是思惟:母亲非仅我今世之母,已于无数生中曾为我母。怀胎时小心呵护;生产时几欲近死,受尽痛苦;出生后,母亲咽苦吐甘,艰辛养育,饥时子食,渴时予饮,寒时给衣;子若有苦,恨不能以身代之。如是思惟,念恩之心油然而生;再观父亲、亲戚、朋友、非亲非怨之人、直到仇敌,层层拓展,一一观为母亲,次第修习,观想一切众生无不与己有恩、无不是母,只是由于生死变易而不识罢了。而今母亲于生死中如堕大海,我怎能弃之不顾,只求一己之解脱?故自当负起救护报恩之责。然给予母亲世间一切衣食之供养,亦不过是此世暂时之乐,以其为有漏乐,唯令母得涅?无尽之乐,方为究竟报恩。而母亲为烦恼所挠,又缺善友引导,造作诸恶行,步步趣于恶趣,如同发狂之盲人,甚可悲悯。自忖如何方能令其普得安乐,进而愿其皆得安乐,最后自念我当担负此等责任。次第深入,先以亲始,次非亲非怨者,再于仇怨,最后于一切有情,一一自誓皆令得乐,如是发起慈心。

  修悲次第亦如修慈,由亲及中及怨再到一切有情,观六道众生有轮回之苦;二乘未能与五蕴相离,不离行苦性;菩萨于生死中度生,虽无苦谛,但尚有苦。首思如何方能尽除其苦,进一步求其皆得离苦,后自誓担负除苦之责。及缘一切有情能任运而起悲心,方称同体大悲。悲心增上,发心荷担令一切如母有情离苦得乐之责,如是生起决定之增上意乐,并于行住坐卧中时时不忘,心念坚定不移。至此七重因果之前六重皆已修习圆满,真实具备了利他之心。

  唯有令一切如母有情皆成佛道,才是彻底的利他,而欲达此目标,必自先成佛,方有能力。如是思惟佛三业功德,生决定信心,希求佛果,时刻不忘,才得真实菩提心。

  结  语

  《华严经》第七十八品,弥勒菩萨赞叹菩提心云:“因菩提心出生一切诸菩萨行,三世如来从菩提心而出生故。”47认为菩提心是总持法门,总持了一切菩萨行。它不仅是菩提道上的第一步,而且还是最关键的一步,甚至可说它囊括了整个菩萨行。舍离菩提心,则不名菩萨行,千经万论莫不共赞菩提心,是以不发心,则如同在通达华藏世界的路上,舍乘飞机而选择步行,实在可惜可叹。故任何“欲见十方一切佛,欲施无尽功德藏,欲灭众生诸苦恼”48的行者,都“宜应速发菩提心 。”49只要准确地把握它,深刻认识它在大乘佛法修习中的重要性,依于七重因果次第修习,定能生起坚固不退的菩提心。

  〔1〕 昂旺良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1册,成都昭觉寺、东方文化艺术研究所1995年版,第588页。
  〔2〕《大正藏》第14册,第159页下。
  〔3〕《大正藏》第25册,第362页下。
  〔4〕《大正藏》第5册,第263页下。
  〔5〕《大正藏》第10册,第95页上。
  〔6〕《大正藏》第30册,第480页中。
  〔7〕《大正藏》第32册,第572页下。
  〔8〕《大正藏》第32册,第572页下。
  〔9〕《大正藏》第32册,第573页下。
  〔10〕《大正藏》第32册,第573页下。
  〔11〕《大正藏》第10册,第89页中。《初发心功德品》末更云:“出生三世一切佛,成就世间一切乐。增长一切胜功德,永断一切诸疑惑。开示一切妙境界,尽除一切诸障碍。成就一切清净刹,出生一切如来智。欲见十方一切佛,欲施无尽功德藏。欲灭众生诸苦恼,宜应速发菩提心。”认为菩提心是一切世出世善的根本。(见于同册第95页上。)

  〔12〕昂旺良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1册,第588页。
  〔13〕昂旺良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2册,第11页。
  〔14〕《大正藏》第32册,第573页下。
  〔15〕《大正藏》第10册,第89-90页上。
  〔16〕《大正藏》第10册,第492页下。
  〔17〕《大正藏》第10册,第89页下。
  〔18〕同上。
  〔19〕《大正藏》第10册,第92页中。
  〔20〕《大正藏》第10册,第94页中。
  〔21〕《大正藏》第10册,第94页上。
  〔22〕《大正藏》第10册,第92页下。
  〔23〕《大正藏》第8册,第751页上。
  〔24〕《初发心品》中云:“(菩萨)于诸世间不分别,于一切法无妄想,虽观诸法而不取,恒救众生无所度。能所分别二俱离,杂染清净无所取。”(见《大正藏》第10册,93页中。)“善知众生无生相,善知言语无语相,于诸世界心无碍,悉善了知无所著。(出处同前一句)“严净国土悉无余,亦不曾生净分别。”(出处同前,第93页下)
  〔25〕《大正藏》第10册,第94页下。
  〔26〕《大正藏》第10册,第430页上。
  〔27〕同上。
  〔28〕《大正藏》第10册,第431页下。
  〔29〕昂旺良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1册,第588页。
  〔30〕《大正藏》第9册,第60页下。
  〔31〕《大正藏》第32册,第563页上。
  〔32〕昂旺良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1册,第588页。
  〔33〕同上。
  〔34〕转引《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1册,第578页。
  〔35〕《大正藏》第10册,第91页下。
  〔36〕昂旺良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1册,第119页。
  〔37〕昂旺良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1册,第579页。
  〔38〕《大正藏》第10册,第91页下。
  〔39〕昂旺良朗吉堪布:《菩提道次第略论释》第1册,第574页。
  〔40〕《大正藏》第8册,第753页中。
  〔41〕《大正藏》第10册,第91页下。
  〔42〕宗喀巴大师:《菩提道次第广论》,上海佛学书局1998年版,第210~211页。
  〔43〕《大藏经》第3册,第296页。
  〔44〕《大正藏》第30册,第265页中。
  〔45〕《大正藏》第30册,第265页中。
  〔46〕转引《菩提道次第广论》卷八,第212页。
  〔47〕《大正藏》第10册,第430页下。
  〔48〕《大正藏》第10册,第 95页上。
  〔49〕同上。大乘菩提心法